鹰潭最美散文---记忆中的信江浮桥
时间:2013-01-24 17:00:18  来源:鹰潭北极阁  作者:admin

    鹰潭很美,美在信江。江边浣纱,有万人“朝拜”; 影映江面,有万家灯火;还有昔日人声鼎沸、记忆中的鹰潭信江浮桥。

fq1.jpg

    三十年前,当我第一次踏上这片热土时,就觉得小镇鹰潭很美,龙头山青山绿影,信江河碧波荡漾:垂柳夹岸水平铺,点缀春光好画图;烟腾码头人上下,田园风光眺夏埠。鹰潭公园里,冠盖如云枝繁叶茂的古樟浓荫,成笼成片,轻烟缭绕,曾经编织过无数乡人的眷念,牵引过无数游子的情怀。然而,更值得追述流连的是信江浮桥。正是因为有了浮桥的装点,被信江河水隔开了的小镇才多了几分诗意,几分灵秀。                                                                                                                                                                                                                                                                                                                                                                                                                                                                                                                                        

    记忆中的鹰潭信江浮桥,横在茵茵的信江河上,那年我从余干马背嘴坐船逆水而上调来鹰潭工作,在轮船快到大码头时,被浮桥挡驾近半个时辰。我走出船舱,眺望眼前宽阔平静的江面上,浮桥宛如长龙卧波,将小镇与夏埠两地连在一起。浮桥长约300米、宽约4米,桥身居然是由一只只黑祠色的刁沐船相连而成,小船靠木方连接,纤绳拉固,上面横铺硬木板形成桥面,透过桥面铺板的一道道缝隙,可以看到下面清撤的流水。

    据记载,鹰潭信江浮桥始建于民国时期,相传为上桂姆姆募捐所建。桥址在鹰潭老电厂西北侧,原用多只木船连接成桥,后毁。1960年重建,仍为木质结构。1987年改建成长250米,宽4米水泥桥船、钢板桥面的新浮桥。1995年4月4日,因鹰潭夏埠大桥建成通车,鹰潭浮桥43艘水泥桥船和2艘工作船移交给余江县桥渡管理所使用。从此,鹰潭浮桥才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这个冬天快要到达尾声了,阳光一连几天窜进我的窗口,眼前格外的明亮,一些缤纷杂乱的场景就如幻灯片一样跟随来回闪烁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信江河上的浮桥?许多时光里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因为它已经离我很遥远了。又一想,也许是身在异乡为异客,我离开老家余干来到鹰潭,喝的还是同一江信江水的缘因吧!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虽任何一座城市都没有与鹰潭相同的街,也就没有鹰潭街上的一切场景,更没有鹰潭街上的故事,但我在鹰潭街上住了三十年,故事也就慢慢有了。

    不知为什么?我的思绪多次停留在鹰潭浮桥上。我甚至感觉到桥身开始摇晃起来,那一波一折淡蓝色的河水像微风一样荡漾,不!确切地说是呜咽的声音,低声的呜咽,这样形容似乎还算适中。总之那些声音曾刺穿记忆和灵魂,把一个人的命运经历就此分割两半,一半在桥上,一半在桥下。桥上,曾停留着我单薄与她脆弱的影子;桥下,我的幻想随波逐流,睁开眼睛就消失了。不!是梦被我揣进怀里了。

fq2.jpg

    感触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有些人的爱像浮桥,完整的或不完整的,相遇时相约走一程。玲珑一瞥,河岔有新的诱惑,暗暗芳心摇曳,渐渐歧路彷徨,直至分道扬镳。爱了,散了,她成为你记忆中的永恒,你却只沦为她记忆中点缀的风景。桥很短,其后的路却很长,漫漫无尽的路上偶尔想起,也只是淡然一笑而过。

    我所知道的桥并不多,横跨于武昌蛇山和汉阳龟山之间的长江大桥我曾到过;八一大桥、南昌大桥、我经常路过;之外,九江长江大桥我还没有亲临过;而最亲近的当数余干马背嘴大桥、余江石港大桥、鹰潭夏埠大桥、信江大桥和龙虎山大桥。但我知道世上有很多的桥都与我无关,重要的是我记忆中的鹰潭信江浮桥,它几乎贯穿了我生命的后半辈子,甚至永远不变地保留着它最初印在我视线里的痕迹,包括河水的甜味,那甜味里还飘浮着一丝丝夏荷的清香。这或许是错觉,但我还是闻到了,记住了。

    第一次真正留意鹰潭信江的浮桥,是我到夏埠姜家大队周根旺家游玩的时候,要补充的是,在留意浮桥之前,我曾留意的是鹰潭老火车站亮晃晃如凝结成冰一样的铁轨,以及铁路旁的白色栏杆;信江的浮桥是第二次印象深刻的留意。我想,那些亮晃晃、结冰似的铁轨神出鬼没地附体到了浮桥上,不,是它神秘阴影的一次有跨度的转换,直到后来浮桥才逐渐被水泥桥替代,浮桥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我时常幻想,在那些车水马龙的景象里,在那摇摇晃晃的浮桥上,一定还有我的影子。  

    其实,我所见到的浮桥,它在十几年后就被拆掉了,只是我很少留意。人大都是这样,没有的时候格外向往,拥有了,也就不以为然,甚至直到失去与分离才会格外想念。小到一段绳子,一方手绢,大到某片土地,某个建筑。许多人都曾努力寻觅过昔日浮桥的踪迹,但除了老照片上的痕迹之外再无其它。在我开始留意浮桥的那个初冬的清晨,我牵着我的两个小孩的手,缓缓向浮桥走去,我觉得他们的手有些颤抖,那吱吱作响与摇晃的浮桥,让小孩子感到有些害怕。上面拥挤的人群把桥身拼凑得满满荡荡,脚下的木板之间有着或大或小的缝隙,涨水时的信江河水就在脚下奔涌不息……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晰地记起,鹰潭老电厂边的浮桥,当时的构建不仅是只为了方便夏埠人上街。83年我刚来到这座城市时浮桥就存在了,倘若没有浮桥,不知那南来北往的行人要绕多少路,做买卖的人更珍惜这摇摇晃晃的浮桥。那时的浮桥是木结构的,一块块桥板子潮湿沉厚,踏上去觉得湿呼呼的,仿佛印在板子上的水渍永远也干不透彻,或许只在夏日的正午,偶尔踏上浮桥才会觉得脚下干干爽爽,甚至还有灼热的温度,六月六,都说扔个鸡蛋在上面一会儿就可以煎熟,夸张,却形象。

    在未建夏埠大桥之前,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信江浮桥仁慈地载着南来北往奔走的行人,迎送了一批又一批货船,就好像鹰潭老火车站一样热闹,过客来来往往,奔涌不息。早晨的浮桥像个集市,黑压压的人群,手推车,箩筐畚箕,白菜萝卜,大蒜莴苣,源源不断地往鹰潭街上运;日近黄昏,一排排的大粪车在等着上浮桥,推车的人有的光着膀子,有的穿着小布衫,敞开胸抽着烟,说说笑笑……过浮桥的风景太诱人了,还有夏埠河岸的那片金黄色的沙滩,那片青草地,那片顺着河堤一眼望不到头的绿柳树,以及泡在河水中光着屁股坐在牛背上的顽童,此情此景,融在落日余晖的江面绘就了一幅富有生活情趣的诗画。

    可浮桥早已被拆了,已经消失了。好几次我不停地翻箱倒柜,是想寻找曾经在浮桥头的一张旧照片。由于苦在客居地的不断变迁,许多笔记本以及旧照片都神秘地丢失了,留下的一些照片,不是被屋顶漏下来的雨水渍得模糊了,就是贴在相册里被粘住了取不下来。浮桥,在我眼中永远都是摇摇晃晃的姿态,让我浮想联翩,于是,我开始怀疑到底有没有一张旧照片,在浮桥的桥头上,那个穿着风衣迷茫的初冬。但我坚信:一座浮桥,见证了一个城市的沧桑,鹰潭信江浮桥历经岁月的打磨,会永远藏匿在我的记忆里。

    记忆中的鹰潭小镇那时还很古朴,建筑全一色红石灰瓦,有着一股江南水乡情调。小城不大:一条小街一幢楼(老鹰潭饭店,俗称五层楼),一个公园一只猴。一条名叫信江的母亲河将小城一分为二,河的南面俗称老街,北面便是夏埠。如今三十而立的鹰潭,已从昔日的小镇跃升为省辖市,发展、壮大、已成为赣鄱大地上的一个小巨人,在他的成长历程中,记忆中的小城最为热闹的场所还是小城的浮桥。走在浮桥上听着被踩出的吱吱呀呀声,还有那轻微的一沉一浮的感觉,心里是有滋有味的。说浮桥热闹,是因为浮桥边经常泊有扯起巨大白帆的货船,还有渔夫捕鱼的乌篷船,船上满是伸长脖子咕咕叫唤的鹭鸶。

    清晨太阳还未露脸,街上人早早就来到浮桥上,从乌篷船渔夫手里购买鲜活的鱼。紧贴浮桥两岸的码头上,女人们的笑声和着杵衣声更是搅得信江两岸像唱戏一样。倘若夏日傍晚,男人们洗澡光着身子是从不避女人的,在浮桥码头两岸,黑黑白白的皮肤颜色映照着两岸,使两岸的女人有了从手指缝间偷看的机会,也使洗衣的女人们多了另一种浪浪的笑声。不过浮桥最为热闹的时候,是上游长蛇阵似的来了竹排或木排,浮桥管理处的人就会拿着竹杆大声呼喊:开桥放排喽!于是桥上行走的人都会跑起来,都想抢在浮桥开桥放排前过河。那场面壮观,可惜那时竟然不见有谁把这一颇具民俗风情的画面用相机拍下,可惜呀,可惜!

    信江浮桥留给我们的记忆有很多,俗话说隔河千里,没事人们都不会经常过河去的。遇到大船经过即要撑开一个活动墩方可通行,船多的时候就要排队等候,碰巧有过桥的你就要耐心地等待了。上班、上学的眼看快要迟到了急也没用,突然遇到下雨而没带伞的,那你进退两难只好做个“落汤鸡”算了。夏天就更不用提,大热天好多学生都赤脚返家,就自然会在滚烫的桥面上跳起“赤脚舞”来,这是见惯不怪的事。唉!讲出来现代人会笑,因为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有些同学在夏天,还会故意地玩赤脚过浮桥看谁走得快,看谁最能忍耐上煎下烫的刺激作逗乐,那傻样,还一路笑语一路歌呢!如今,作为一座桥沉浮的历史,它打上了句号;作为一个人的记忆却永不会消失。

  那年夏日,我又从这座小城的老街去夏埠,也就是从此岸到彼岸的过程,我必须借助这座浮桥,才能达到沟通与连接的渴望。在老街电厂一侧,我在一棵巨大的伞状形古樟的阴凉下伫立了许久。我一边吃着冰激凌驱逐暑热,一边饶有兴致地观赏江南小城别具风格的浮桥。我打量浮桥的目光有些含情脉脉,就像一位初恋的少女第一次奔赴约会,心情激动而又喜悦。其实我看到的不过是一幅古朴的略显沧桑的风景。在未走近浮桥之前,我已经在心灵的画布上多次临摹和构思过这座浮桥的韵姿了,那像是一首意味隽永的朦胧诗,通过我浪漫的想象,无比绚丽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的,那不过只是梦之桥。桥,只是一个陈旧的道具;而人心,才是永恒。

  当我真正融入并成为鹰潭一员后,我对浮桥的认知不再肤浅,浮桥也不再是梦中虚无飘渺的风景。像所有的桥一样,它是实实在在的无比现实的桥。那时信江之上还没有夏埠大桥,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浮桥的存在是一条捷径,是一座很好的人生暗喻与象征。像所有迷恋风景的人们一样,我痴迷的是浮桥内敛的无法言喻的情愫。每一次走过浮桥,我都会有一种美不胜收的心灵体验,当然还谈不上震撼,但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陶醉。我更多飘飞的思绪是在临桥而立的时候产生的,这个时候我可能会产生一种美丽的错觉,仿佛我和浮桥融成了一体。就像人在画中游,那种留连忘返的依恋是不言而喻的。但人不是桥,我必须从此岸走向彼岸,或从彼岸走向此岸,在红尘掠动的人群中找到前行的方向。

    我喜欢在朦朦细雨的日子走上浮桥,或在古樟下观望浮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倘若恰好有一妙龄少女打着一把碎花雨伞从浮桥经过,那恐怕是江南风景绝佳的写意,烟雨朦胧,少女如诗,被这古老的拙朴的浮桥烘托得天衣无缝。尽管那时终日忙得天昏地转,但只要在浮桥上小憩一会儿,心情便会晴朗如初。所以有时候我在痴痴地想,倘若浮桥尚在该有多好啊!那是不是歌声中的忘忧桥?不论怎样,浮桥的存在确是影响和改变过我的心境,虽然我同它的遭遇流星般短暂,但还是在我的心穹上刻下了醒目的痕迹。据说鹰潭市政府独具匠心的领导决策,又将在信江上重建浮桥,将那远逝的风景恒久地保留下来。这当然是另一种记忆的延伸,并让许多人体验到这座名不见经传的浮桥无穷的魅力。

    曾经承载着市民对城市过往及往昔生活记忆的鹰潭信江浮桥,现在可能将重新进入市民的生活。目前,我市信江河段上已建有信江、夏埠、龙虎山三座大桥,为什么还要在江面上建一座浮桥呢?已引发市民热议。赞成者:重建信江浮桥,可以将滨江公园和信江区沿江绿化景观带相衔接,并与已建成的老码头和将建成的北极阁遥相呼应,形成水上建筑景观群,创造自然优美和谐的人居环境,有利于提升城市品位,对挖掘我市历史文化底蕴具有重要意义。反对者:重建信江浮桥是多此一举,是倒退,浪费纳税人的钱。中间派:我以前夏天经常和朋友去浮桥喝啤酒,很凉爽。还有去游泳的、带狗洗澡的、谈恋爱的、钓鱼的、是个好地方。缺点,涨水时麻烦大。征求市民意见,各种声音都有,众说纷纭。

  我知道,桥和人一样是不可能毫无瑕疵的,浮桥尤为如此。或因桥面狭窄,或木板腐朽,偶尔会有人一脚踩空落水;还有就是河水暴涨的季节,浮桥成了排洪的障碍与阻力……我想这并不是浮桥的过错,它在小城发展的历史上是一个很有诗意的链条。浮桥毕竟承载过我们,伴随鹰潭的拓展与繁荣并曾经丰富过我们的内心,为鹰潭写下了流光溢彩的一笔。

技术支持:鹰潭冰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esnow.com.cn
地址:鹰潭北极阁 联系电话:400-0701-585 13307019676 工信部备案号: 赣ICP备12002200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