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信江水 流抒桑梓情
时间:2013-05-17 16:23:06  来源:  作者:

 

龙头山在细雨中像一幅水墨画,古樟幽幽、往事沉沉……山脚下,信江水涌动着一股股追溯历史的浪花。在鹰潭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无数次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历史事件,不论它是流传在百姓的口头里,还是记录在地方志史料中,都具有浓烈的感染力。
    翻开史料,鹰潭在秦汉时期是余干县下辖的七乡之一晋兴乡下属的一个村坊。相传,秦末陈胜、吴广起义时,长沙王余干人吴芮百越响应,并与女婿英布在鹰潭坊招兵,挥戈反秦。历史上的战争离乱、朝代兴衰,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同时也涌现出许多英雄豪杰。南宋末年,元兵大举南侵,作为鹰潭桂氏的外甥谢枋得,在国家危亡时力主抗战,他在贵溪、安仁招募民兵防守信州,抗击元兵南下,当年鹰潭的大地上,信水河岸的水门洞前,奔赴前线的乡兵足迹已经消失,那金戈铁马的场面也只有在史料中闪现,谢枋得被俘绝食为国殉节,名垂青史。
在这位英雄的身后,有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桂氏,据《宋史》列传第二百一十九载:枋得母桂氏尤贤达,自枋得逋播,妇与孙幽远方,处之泰然,无一怨语。人问之,曰:“义所当然也。”人称为贤母云。她的丈夫谢应琇,枋得父,从政郎,浔州佥判。宋理宗淳祐八年忤上司广西转运使董槐被冤劾而死。而在这位普通的妇女心目中,认为“义,所当然也”。正是这种不屈不挠的浩然正气延续在历史的进程中,永远铭记在鹰潭人的心坎上。
岁月的风雨可以剥蚀石刻的字迹,而亲眼目睹的历史让后人刻骨铭心。到了近代,据上海二军大离休老干部施天福先生讲述:我生于1931年,1949年5月余干解放时我刚巧18岁,6月6日我手捧盖有长方形鲜红公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五十师政治部之印”的介绍信,从余干坐一只小渔船,溯信江逆水而上,经两天两夜抵达鹰潭老码头,在北极阁找到赣东北贵溪分区卫生处范处长报了到,从此他就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施老也跟北极阁有不解之缘。49年8月1日,施老离开鹰潭北极阁到上绕,后经南昌、九江,10月1日抵达武昌时,万民欢腾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月10日到达湖南岳阳,11月抵达贵州省清远县,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9月17日19时30分施老跨过鸭绿江,投身抗美援朝。1953年11月15日回国,54年又回到了鹰潭北极阁驻地,参加鹰厦铁路的建设,北极阁留下了老人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从古到今,在鹰潭古老的大地上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有当地子民,有外来客人,给鹰潭的历史增添了厚重与悲壮的血泪警示及教训,而在历史上许多涉足鹰潭的文人墨客,又给鹰潭的山河赋予了如诗如画的装点。
鹰潭北极阁是号令台,是观象楼,是聚墨轩、古越文化一直在编织着人们登临北极阁的情愫。高耸的龙头山它顶天立地,任人欣赏,山下的深潭,更有不尽的深意,也许还有更丰富、更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蕴值得人们去挖掘、去找寻、去欣赏。用欣赏的目光去看待重建鹰潭北极阁,你会发现北极阁是一首诗,是一首吟诵英雄的诗,你领略不完他的民族精神;北极阁是一曲歌,是一曲歌颂母亲的歌,你吟唱不完她的忠爱和伟大!
本文是吾学习札记,敬请勿加评论,意在借鉴史料抱砖引玉,并非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愿鹰潭市民对鹰潭北极阁能有一个共识,是否重建,建在何处,望广泛征求民意,仅此而已!
版权所有:鹰潭冰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esnow.com.cn
地址:鹰潭北极阁 联系电话:400-070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