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阁散记
时间:2016-11-07 23:14:23  来源:鹰潭北极阁  作者:彭映水

    小城中的山如眉黛,一座阁楼恰似眉梢上的美人痣。

    十分清新,十分自然,北极阁玲珑地立于鹰潭公园龙头山中峰之顶,群树怀抱,高耸云端,雄伟而受人仰慕。

人世间有很多已经很美的东西,还需要一些点缀,山也是。北极阁的出现,点破了山的轮廓,增加了风景的内容。山上有了北极阁,好比山脚下一望无际的信江水面飘过一片风帆,宛若辽阔无边的天空掠过一只飞雁,地标底色上又有了一笔灵动的色彩。    

北极阁点缀了山,什么来点缀北极阁呢?那是树!

    龙头山上有一片绿色的古樟树,阁楼四周又新栽了一些月季花。花是鹰潭的市花很美丽,而树的美丽也不逊色于花,花好比人的面庞,树好比人的姿态。树的美在于姿势的清健和挺拔、碧绿婀娜,在于活力,在于精神!

    在我看来,北极阁既饱含了道文化的元素,其实也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白天它是清晰的,要不怎有那么多人争相与它拍照;夜晚它是朦胧的,又是辉煌的。山下的灯火把树林照亮了,阁楼的灯光把天空照淡了,淡如烟,淡如雾,山也虚无,树也缥缈。

    北极阁,与日月星辰为伴,与山水相恋,有时它不再是座清新的座标建筑,而是烟雾之中、星点之下、月影之间、天空霞光里的海市蜃楼。鹰潭有不少文人墨客,欲在举龙虎山之笔,蘸鄱阳湖水为墨,为它续写道文化的新篇章。

今日,虽已入冬,但我更留恋秋雨绵绵,风凉凉的,给我以无限的沉实,让我感受生命的饱满和快乐。我喜欢秋雨,喜欢在秋雨中缓缓地行走。也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听北极阁楼上的风铃声,那真的是天籁之音。我更企盼,北极阁旁的晨钟暮鼓,何日能把和谐传遍大街小巷?    

我曾登临过滕王阁,游览过黄鹤楼,途经过岳阳楼,攀上过德兴的聚缘楼,遗憾的是没有去南京揽胜阅江楼。不知怎的?自从北极阁横空出世以来,我对其它阁楼的仰慕与雅兴已陡然减了许多。固然,由于年龄、世故等关糸,有些事情也许会不知不觉改变人的观念和情感。

    记得是在2012年的上半年,我到佐明书记的办公室,他正受命于筹建鹰潭北极阁项目,他向我介绍了三套方案。事后,在鹰潭日报上开展了宣传报导,并刊载了才金先生撰写的一个有关朱星耀与桂千金催人泪下的故事;为探究北极阁历史的渊源,我在新参考报上推出了鹰潭历史上可歌可泣的谢枋得与桂贤母的文献资料,发表了长篇学习札记《鹰潭北极阁》;而最终是佐明书记的《文化北极阁》站在了最高度。

    北极阁建起来了,让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未必:“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凭着思想和感情的羽翼,我仿佛曾经上溯到历史的河流,看见了古代的诗人、农民、爱国者,看见了鹰潭的先祖,在角山陶窑的劳作,看他们首创了北极阁,然后又穿过历史的隧道,回到了阳光灿烂的现实。

前些天,老家余干来了38个女人参加旗袍活动,我把她们带到了北极阁参观,她们时儿登阁远眺,时儿拍照留影,北极阁越来越得到游客的喜爱。

大概是上上个星期天晚上吧?北极阁林总、程总招待我在二楼喝茶聊天,佐明书记也来了,对于重建北极阁,知情人都道他功不可没。他又设想把九楼设为状元楼,宣传鹰潭历年高考文理科状元事迹,激励后生学子奋发,我估计这想法一定会得到多数人的赞同。

鹰潭北极阁现在名气大了,有人说它是现今尚存的中国北极阁之首,还有人茶余饭后把它与江南四大名楼相提并论。凡来过鹰潭旅游的人回家后,家里人一定会问:“你去看过北极阁吗?”北极阁有北京故宫的藏宝,听说还有乾隆皇帝的龙袍,北极阁,藏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你来鹰潭,不了解北极阁的话,那你就是“不及格”的!如若你想更多地了解它,除了零距离的接触它,还可以到佐明书记的《文化北极阁》一书中去阅读、去感悟它,更简便的方法就是上网搜索《鹰潭北极阁》,我们就成为好朋友了。

    我家往在龙头山旁,虽不养鸟,每天早晨却有鸟语盈耳。

    无需挂帘,因为窗外有幅巨画——北极阁。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北极阁散记

版权所有:鹰潭冰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esnow.com.cn
地址:鹰潭北极阁 联系电话:400-070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