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北极阁
时间:2013-05-18 10:08:28  来源:鹰潭在线  作者:鹰潭北极阁

        近日看了几篇有关北极阁的文章,一下子把我带回到六十多年前,我仿佛又见到了久违的“老奶奶”——北极阁。她曾经怀抱过我,亲吻过我,那时她已经几百岁了,我才是个十七岁的小伙子,才刚刚踏进“公家”的门坎,刚刚穿上新中国的警服。

        她以前的英姿艳貌我没见过,而当时那朴素慈祥的形象我是记得清楚的。虽然历史刷去了她昔日的风采,岁月磨皱了她晶莹的肌肤,又曾遭日寇飞机轰炸过,但她并没有屈服,没有倒下,也没有“躲进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而是坚强地活着,始终矗立在龙头山下,信江河畔,时刻守护着古镇的北大门、大码头,无怨无悔地保佑着鹰潭万民。

        或许是日本飞机只炸残了她的肌肤,并未伤及筋骨,她只不过减了些“肥”,退了些色,换了个“装”。还有神奇传说:“日本战马不敢接近北极阁,见到威武的阁楼就掉头乱跑,铁蹄之声传得老远。”但她确实没被炸得粉身碎骨,成了“一堆瓦砾”。不然解放后的水上派出所怎能在那办公、关人、办案?也许七十岁以上的老鹰潭人还依稀记得她那时的模样吧。

        1951年秋,我家乡上清区选送我到贵溪县公安局举办的“鹰潭公安训练班”受训。训练结束后即留在鹰潭派出所工作。解放初,贵溪县公安局不在县城而设在鹰潭,鹰潭虽属贵溪县属镇 (后升为县级镇),但地理位置、水陆交通、经济基础都比雄石强,人口也比县城多(约9300人),且成分混杂,几乎全国各省、市的人都有,国民党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比县城多几倍,社会基础复杂,镇上治安混乱,还有“大码头”水上黑窝,仅设一个派出所不足以维持秩序,所以增设了水上派出所,就驻扎在北极阁楼上,时任所长熊贵祥(原鹰潭市公安局党组成员、调研员,已退休)。他也是刚从贵溪县泗沥区公安特派员调上来的,报到那夜就和我搭床。他比我大七八岁,也许有缘,我俩一见如故,相识恨晚,成为莫逆之交,因此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北极阁的常客。

        解放初,鹰潭分设解放、胜利、劳动、建设四个街道。解放街是轴心正街,商铺最集中,市面最繁华,冶安也最复杂。鹰潭素称“小上海”,此街便是“小上海”的“南京路”,北极阁下的大码头也就堪称“小外滩”了。解放街为南北走向的直街,南自老山背汽车站,直通尽头北极阁,我就是分管这条街的片警。水、陆二派出所近在咫尺,我管岸上,熊管水上,互相帮忙,紧密协作,得心应手。

        水上的冶安更难冶理,东来的信江在鹰潭拐了弯,从龙头山下转向西北。大码头地处弯中,千帆林立,万灯影水,除各种商船外,还有贼船、匪船、毒船、赌船、妓船,交易红火,鱼龙混杂,每到夜晚便成了“水上夜总会”。北极阁二楼设了间临时拘留所,羁押过不少从水上抓来的江盗、毒枭、船霸、老鸨。后来,我当审讯员审问他们时,都说:“我们的船到了大码头就不敢贸然上岸,一看到北极阁就胆战心惊,她像威武的门神一样守护着‘城门’,谁不怕?”

        北极阁被炸前的原形我自然不曾看过,但解放后曾经设立水上派出所是千真万确的,我亲眼所见,亲临其境,颇有发言权,可以做见证。至于被炸后曾否修复过,我离开鹰潭后她又是何时、何故消失的,就不得而知了。1953年,我就随县公安局搬到县城雄石,1957年又上调到上饶地区检察院,直到文革“砸烂公检法”后才下放回贵溪。

        相传北极阁当初是桂姓先贤从 “北极星君”那里请来,为她建阁的。桂姓是旺族,鹰潭周边就有“九桂”,其中娄底、山背、西门“三桂”就在镇里。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就是娄底桂家人,他家私宅紧挨北极阁,那栋二层洋楼是鹰潭当时最时尚的房子,解放初,曾作为鹰潭区办公楼,后又成为县级鹰潭镇检察院的办公场所,再后来成为鹰潭交际处。几经拆迁,现在的鹰潭宾馆就是他家老宅基上建起来的。

        我记忆中的老北极阁曾是古镇中的最高建筑,站在三楼北面走廊上极目远眺,远山近水尽收眼底,信江上下,夏埠平源,田畴农舍一览无遗。而今日,与时俱进的鹰潭高楼林立,日新月异,老北极阁即便存在,也成了“小儿科”,与扩大了、升高了的新市区实不相称。现在重建北极阁适时宜、顺民心,势在必行。看了新北极阁的设计效果图,惊喜异常。九层高阁,雄伟壮观,这才堪称新标志,匹配新市容。她将让市民和游客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一江两岸,车水马龙,老城新区联为一体的新鹰潭、新景观、新气魄,让人更加心旷神怡。

技术支持:鹰潭冰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esnow.com.cn
地址:鹰潭北极阁 联系电话:400-0701-585 13307019676 工信部备案号: 赣ICP备12002200号-15